专访郑任远:养老目标基金有望为A股提供源源不断的活水

财经 炫彩侠 浏览

小编:nbspnbsp——对话“目标日期基金之父”富达投资高级研究顾问郑任远 nbspnbsp肩负着助力养老金“第三支柱”建设历史使命的我国养老目标基金,自诞生之日起便备受市场关注。 nbspnbsp经过数十年的发

    ——对话“目标日期基金之父”富达投资高级研究顾问郑任远

    肩负着助力养老金“第三支柱”建设历史使命的我国养老目标基金,自诞生之日起便备受市场关注。

    经过数十年的发展,美国公募基金行业已经形成了比较成熟完善的养老金投资体系。古语云:“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那么,美国养老基金在发展过程中曾经面临怎样的困难,政府是如何克服的?正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养老基金又有何经验教训值得借鉴?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被誉为“目标日期基金之父”的富达投资高级研究顾问郑任远。

    资料显示,郑任远于1994年4月4日加入富达,在1994年至2007年期间担任基金经理。1996年10月17日,郑任远发明并成立了世界上第一只目标日期基金,并担任该产品的首任基金经理,成为业内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目标风险策略基金和目标日期策略基金

    有无优劣之分?

    记者:养老基金一般分为目标风险策略基金和目标日期策略基金,两类产品之间是否有优劣之分?

    郑任远:从整个养老产品的演化发展历史来看,先有目标风险基金,在此基础上衍生出目标日期基金。后者吸取了前者在产品设计上的一些教训,所以目前在美国整个第二、第三支柱养老金市场中,目标日期基金已经占据绝对主导的地位。

    一个人所能承受的风险往往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递减,但是目标风险基金的风险始终不变。也就是说,一只适合20岁年轻人的高风险基金不一定适合一位接近退休年龄的老年人。但是过去,我们通过分析北美富达2000多万客户的数据发现,有大概80%到85%的客户不会主动降低风险。那么,一旦股市出现大幅下跌,必然导致客户的养老金账户出现巨额损失。

    相对于目标风险基金,目标日期基金的风险资产会随着客户年龄的增长而逐步降低。因此,这两类基金没有孰优孰劣之分,完全要看投资者如何去使用。

    记者:目标风险基金和目标日期基金各适用于哪种情况?

    郑任远:目标风险基金更适合有一定专业知识的投资者,他们可以用投资纪律约束自己。还有一种情况,投资者希望在将来的某个时点实现一个目标,比如买房,那他可以从现在开始投资一只目标风险基金,这类产品比较有针对性。

    而目标日期基金的重点在于日期两个字,,即客户在这个日期要有足够的钱用于维持退休生活,这只产品完全是为退休所设计的。总体而言,目标日期基金相较于目标风险基金应用的范围更广一些。

    美国的经验和教训

    记者:美国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刚推出目标日期基金的时候,面临怎样的情况?中国投资者应该从中吸取怎样的经验和教训?

    郑任远:我深刻地感觉到,现在中国发展养老金第三支柱的情况,跟美国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情况很类似。比如说,美国养老金第二、第三支柱的相关法规在1974年颁布,但法律的实施细节花费了很多年的打磨才落地。

    当时很多美国人将目标日期基金视为洪水猛兽。在他们看来,退休金用于投资股市是一种极大的风险,远远没有定期存款安全。但问题是,定存利率永远是各类资产里报酬最低的,考虑到通胀因素,收益甚至为负数,这明显难以维持民众的退休生活。由于大多数投资者难以接受用基金来养老的概念,导致美国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养老金第二、第三支柱,均由银行和保险两个行业所主导,资产管理几乎无人问津。

    现在中国投资者也在担心养老基金是否会出现亏损。但需要注意的是,养老基金的投资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在漫长的岁月中存在惊人的复利作用,也就是用时间来换取财富。一个人如果在25岁开始投资,计划55岁退休,那么这中间的30年需要投资长期报酬率最高的资产。其间虽然可能会有短期波动,但只要坚持定投,就可以平摊成本,加上复利作用,最终积累财富。

    记者:美国政府当时采取怎样的措施引导民众主动投资养老基金?

    郑任远:有句成语叫知易行难,即便懂得长期投资和复利效应的道理,很多人也难以做到纪律性的主动投资,这就需要制度的约束。

    当时美国采取的做法是,个人开设养老金账户时会填很多表格,其中有一项会选择在每个月的固定日期自动扣除款项,这就在一定程度上约束了投资者的不理性行为,使他们能够坚持投资。另一方面,政府也会制定相关法规,允许雇主为员工自动扣款。

当前网址:https://www.xuancainews.net/news/caijing/2019/0415/416639.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