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没有忘记你——《逝水留恒》节选

国际 炫彩侠 浏览

小编:nbspnbsp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十一周年,这一天也是母亲节。近三年来,第一次没在这个时间前往汶川,我给熟识的老乡们发了信息,很快得到了温暖的回复,互道好好保重。记得震后第一次去采访再

    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十一周年,这一天也是母亲节。近三年来,第一次没在这个时间前往汶川,我给熟识的老乡们发了信息,很快得到了温暖的回复,互道好好保重。记得震后第一次去采访再孕大龄妈妈,我在映秀镇住了半个月,镇上冷清,鲜有外人过夜。人们从好奇慢慢到熟悉再到信任,开始和我讲述地震发生时的亲身经历。我认识了倪孝兰、倪孝芬姐妹,李秀华、邓琪倩母女等人,渐渐地大家就像是远方的亲人朋友,每一次重逢都倍感亲切,我与同事会给大人寄月饼,给孩子寄图书,而她们也总会在成熟季节寄来樱桃和猕猴桃。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以下图文节选自《逝水留恒》一书,讲述三位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妈妈重生的经历。

    

    李秀华永远也无法忘记2008年5月11日那天,她张罗好早饭后,17岁的大女儿邓美星突然跑来笑着说:“妈妈,母亲节快乐!”这位生活在映秀镇中滩堡村的农村妇女甚至都不知世上还有母亲节。“妈妈,等我长大挣钱了,就给你买礼物,好吗?”下午两点,美星要回学校了,李秀华把每周70元的生活费放到女儿手中,由于正忙着修房子,她没有送女儿,听到女儿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妈妈,我走了。”

    由于地处震中,映秀镇被十年前那场大地震彻底摧毁,映秀小学200多名学生遇难,漩口中学也有55名师生遭遇不幸。两个女儿都出现在遇难者名单中,李秀华感觉天都塌下来了,终日以泪洗面。

    2009年一个小生命的诞生,改变了这个被重创的家庭。“她长得像大女儿,但性格又和二女儿一样,很调皮,像个假小子。”在小女儿邓琪倩身上,李秀华找到了前面两个孩子的身影,夫妇俩的生活重心都放在了小女儿身上,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只是偶尔街上见到别人家奶奶带孙子,李秀华会感慨,差不多到了做外婆的年纪,又要从头来过。

    2016年,丈夫意外去世,使得本已回归平静的生活又再被打破。李秀华将映秀的房子出租,带着邓琪倩去到了都江堰,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条件。她的工作是给一户人家带孩子,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节假日不上班,工资不算高,但能陪伴到女儿。雇主一家对她们很好,总是提前发工资,给自己家孩子买吃的玩的,也总会给邓琪倩买一份。

    “邓琪倩没有了两个姐姐,没有了爸爸,等她长大,我也老了,一切都得靠她自己。”日常生活中,邓琪倩比同龄的孩子更加独立,李秀华刻意地不给予帮助。 “邓琪倩长大想当一名老师,我会努力帮她完成梦想,陪伴着她长大是我最大的心愿。”

    

    时至今日,倪孝兰还时常会想,如果当年大女儿邓春燕去了新津,现在会是什么样。2008年5月11日,正值农忙季节,男友卢健康离开映秀回新津的乡下帮忙,刚参加工作不久的邓春燕向妈妈倪孝兰撒娇,想跟着去玩,见妈妈迟迟没反应,邓春燕主动说,好吧,不去了,我才刚请过假。这成了倪孝兰一辈子的遗憾。

    地震前卢健康叫倪孝兰阿姨,地震后也没问是否愿意就直呼“妈”,说会管一辈子。十一年时间,承诺成为了一种习惯,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家庭已紧紧连在一起。

    地震还夺去了在漩口中学读初中的小女儿邓妮的生命,幸好丈夫受伤不重,才给了倪孝兰一丝生存的勇气。倪孝兰的职业是跑车,从漩口到都江堰,镇上有11台车,她是唯一的女司机。十一年来,她每天都在保留有多处地震遗址的公路上往返,经常要搭游客前往漩口中学的遗址参观,这时她总会触景生情,想起遇难的小女儿。有时游客会问她,你是本地人吗?你们家地震中没事吧?她知道别人是在关心她,但就是忍不住要流泪。“大姐,我说错话了,你原谅我”,好几次整车游客都陪着她一起哭泣流泪。

    倪孝兰回忆,地震后的前几年,日子特别难熬,女儿们的离去也深深打击丈夫,本来就爱喝酒的邓永康开始酗酒,每次喝醉就自嘲,说自己没有家,没有孩子,什么都没有了。夫妻感情一落千丈,有时几天说不上一句话。倪孝兰更愿意在外跑车至深夜,累了就打开手机,看看屏幕上女儿的照片。

    十年过去,公墓已是绿草如茵,一切都在变好。丈夫回归到从前的忠厚老实,勤勉工作。倪孝兰的愿望就是,工作几年,攒点积蓄换部车,和丈夫到全国各地旅游。好好活下去,才能告慰逝去的女儿。

    

    “我们在地震中失去了亲人,没有了家,是全国人民帮助我们度过难关,在此非常感谢各位尊敬的客人……”

当前网址:https://www.xuancainews.net/news/guoji/2019/0513/433844.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