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障者3小时40分跑全马 握着小圈让运动常态化

国内 炫彩侠 浏览

小编:nbspnbsp 带着盲人跑马 nbspnbsp 120个健全人带20个视障者跑步 nbspnbsp 视障者全马最佳成绩3小时40分 nbspnbsp nbspnbsp志愿者晓燕(左)和视障跑者杨俊一起进行日常跑步训练。 nbspnbsp nbspnbsp志愿者晓燕和视障

    带着盲人跑马

    120个健全人带20个视障者跑步

    视障者全马最佳成绩3小时40分

    

    志愿者晓燕(左)和视障跑者杨俊一起进行日常跑步训练。

    

    志愿者晓燕和视障跑者杨俊跑步时都会握着“陪跑圈”。

    每周二傍晚,天河体育中心(简称“天体”)外场周长1.1公里的跑道上,总会出现一对对挥汗如雨的跑者,两人有说有笑,他们手上还同时握着一个彩色橡胶圈,定睛一看才察觉,其中一人是一名视障者。

    这样的场景已在天体上演了3年之久。跑者们都来自广州市无障碍健康运动协会,协会的副会长杨俊是一名只能略微感到光亮的视障跑者,他告诉记者:“我们这个协会现在有120个健全人志愿者,20名视障者,,大家都通过运动得到了健康,也认识了更多的朋友。”

    在协会志愿者的帮助下,视障者不但走出家门,还有人参加了马拉松比赛,并获得全马3小时40分的好成绩。

    杨俊今年29岁,穿着运动服的他显得身材魁梧。四五年前,家住在黄埔区黄船社区的他,总是有意无意间被家人提醒,“你怎么这么胖”,“你这样胖下去怎么行”。

    但杨俊很无奈,从初中开始,他的先天性白内障病情急速恶化,双眼只留下微弱的光感,“我只能感受到路灯,但眼前的地面,前方的环境就看不到了”。

    握着小圈跑大圈

    杨俊和跑步的结缘非常偶然。2015年,在黄埔区盲人协会做速录员的他被问到,想不想参加广州马拉松(简称“广马”)。当时广马方兴未艾,广州有一个名为Gmfive的跑团前来盲人协会做公益,与协会的视障人员组成兴趣小组,想通过陪跑的方式让他们走出家门参加运动。

    “他们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一共来了五六十人,因为年龄相仿,我们很快就成了朋友。”杨俊说,刚开始他也有所顾虑,担心运动会有危险,但因为和志愿者很快有了共同语言,他不再瞻前顾后,开始和志愿者们一起跑步,“跑步的时候,我们一同握着一个橡胶做的‘陪跑圈’,志愿者往左拉,我就往左跑,往右拽,我就靠右,他们有时也会大声喊,‘减速’、‘靠右’,我们就根据他们的指示做动作”,杨俊边说,边拿着手中的“陪跑圈”比划着。

    2015年底,在跑团年轻人的帮助下,区盲人协会30多个视障者都完成了广马的5公里迷你马拉松,“其实很多人体力不济,是在他们带领下走完了5公里。比赛后我就爱上了跑步,我喜欢大家跑步时的那种氛围,跑步也让我的身体变得健康了,虽然刚开始锻炼时很累,想放弃,但坚持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自己的体重降了下来,我变得更健康了,所以我真不希望这群志愿者走,我想继续跑下去”。

    自此,杨俊便有了希望让视障者长跑运动常态化的想法,他和志愿者沟通,力图一步步将这个特殊的跑团建立起来。

    让视障者运动常态化

    江映繁是最初的那批志愿者之一,最大的爱好就是跑马。那一年,江映繁因跑中国香港马拉松认识了盲人和聋人组合的猛龙队,受到感染的他,也决定在广州推广公益跑和无障碍出行,得知杨俊的想法后,立刻表达了支持。于是,杨俊负责召集有跑步运动意向的视障者,江映繁则开始联络和协调那些愿意充当视障人士陪跑员的志愿者。

    很快,这个特殊跑团的管理层就浮出水面,“我们经过商讨,把肢体障碍的残疾人也一起纳入进来,建立起协会的理事会,最初视障跑者有10人,肢体障碍者有三四个,志愿者则占到协会总人数的2/3左右”。

    2016年9月,广州市无障碍健康运动协会作为社会组织在市民政局正式注册。江映繁告诉记者,协会召集来的志愿者也来自各行各业,他们各展所能,充分利用手上的资源,让协会迅速发展壮大,“我们的志愿者有IT工程师、老板、护士等,他们都是有爱心又爱跑步的人,当时我们和志愿者、视障者和残障人士协调后,大家就约定每周二晚上6点,固定在天河体育中心外场进行长跑训练,风雨无阻”。

    如今,协会的视障跑者已经达到20人、肢体障碍者10人,固定来陪跑的志愿者达到120人。杨俊说,当年他希望每周都能跑步健身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当前网址:https://www.xuancainews.net/news/guonei/2019/0415/416435.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