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践行者|张艳艳:为无偿献血注入创新“血液”

国内 炫彩侠 浏览

小编:nbspnbsp nbspnbsp张艳艳参加献血活动。 nbspnbsp4月10日中午,在罗湖书城捐血站,护士小黄拿着采血袋和血样管在一台机器前扫描过机,扎针后,采血开始。小黄和捐血市民聊一些注意事项和健康知识,

    

    张艳艳参加献血活动。

    4月10日中午,在罗湖书城捐血站,护士小黄拿着采血袋和血样管在一台机器前扫描过机,扎针后,采血开始。小黄和捐血市民聊一些注意事项和健康知识,采血、留样的琐碎事,就交给身边的“机器人”。不一会儿,小黄将血样管和采血袋放进冰箱里。全程不过10分钟,采血过程简洁利索。

    这得益于智能采血系统。这台让护士、市民都省心的“黑科技”,是全球第一台智能采血系统,这是深圳市血液中心献血服务科主任、深圳市三八红旗手张艳艳和她的团队参与研发的成果。从2002年进入深圳市血液中心工作,张艳艳和团队啃下了一个又一个“硬骨头”。

    捐血车上的体检医生

    张艳艳最初是儿科医生,,2002年,结束8年儿科医生经历,她随丈夫来到深圳,通过考试进入了深圳市血液中心,成为捐血车上的体检医生。

    张艳艳到罗湖捐血站上班的第一天,就遇到了深圳市献血英雄高敏,高敏和她交流了很多无偿献血的心得和感受,这让她在今后的工作中能够更多地站在献血者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从而更好地为献血者提供服务。

    组织潮汕千人献血

    深圳的无偿献血事业也有过低潮期。2003年,张艳艳就遭遇的第一个大低潮期——SARS病毒肆虐。当时,在马路上走的行人少了三成,更别提来献血的市民。但血液供应要有保障,张艳艳和一干同事只能把捐血车开到大商场旁,没想到效果很好,来献血的市民越来越多,张艳艳和她的团队要加班加点才能完成工作。SARS期间的血液供应终于有保障了。但谁都不知道,就在张艳艳忙碌时,年事已高的父亲因病去世,她在一天后才得知消息,没能见父亲最后一面,这是她此生最大遗憾。

    2017年,深圳市潮汕商会找到已是献血服务科主任的张艳艳,希望能组织潮商献血。一直以来,潮汕人固守着一些传统的观念,他们可以为公益事业出钱出力,但绝不“出血”,一是认为不吉利,二是对献血有误解。凭着一线基层工作经验和专业知识,张艳艳安排人员先后十几次走进十八个潮属社团进行无偿献血科普宣传,又动员有献血经验的潮商,让他们互相影响。在各方努力下,首届深圳潮商千人无偿献血活动成功举行。当天,有1000多名潮汕人参加献血,献血量383210毫升,刷新深圳团体献血人数和献血量的纪录。

    让“熊猫血”有了库存

    众所周知,Rh阴性血比较罕见,被称为“熊猫血”。2007年的一天,深圳一位“熊猫血”产妇在生产时发生羊水栓塞,导致大出血,急需输血1万毫升。深圳人是热心的,在听到这一消息后,很多人都赶到深圳市血液中心献血大厅,大厅里都是献血者,可配得上血型的人很少,工作人员最终通过Rh阴性血献血者资料库招募一个个“熊猫血”献血者,请求他们赶紧来献血。

    产妇最终被挽救,但当时在供血服务科工作的张艳艳从这些紧急事件中看到危机。因为“熊猫血”用量少,所以平时没有库存“熊猫血”,在急需的时候就依靠电话招募紧急采集,有时甚至三更半夜四处找人,等他们赶来献血,再供给医院,存在潜在危险。2008年,张艳艳决定改变这种现状。她组织人员对深圳的“熊猫血”现状摸底调查,对建立RH阴性血液常规动态库存备用机制进行可行性分析,制定出各种血型的“熊猫血”库存最低标准和最高标准,让“熊猫血”献血者成为固定献血者。该机制的运行,保障深圳市RH阴性血液能完全满足临床用血,此后,深圳很少发生“熊猫血”紧急事件。

    血液质量和输血安全也是难题,献血的人一多,可能会出现护士意外暴露或者交叉留错样的风险,“何不把这些琐碎的事交给智能机器人?让护士能有更多时间和献血者交流,为献血者服务。”在该想法驱动下,张艳艳和团队连续找了几家国外企业,希望他们能设计生产出智能采血系统。老外一听,认为这根本不可能实现。张艳艳吃了“闭门羹”。最后,张艳艳找到深圳的科技企业,经过4年的合作研发和磨合之后,终于开发了全球第一个献血者智能采血系统,也就是文章开头小黄操作的那台机器,利用标签对号入座,除了扎针,血样管留样、摇匀、热合、针头处理等琐碎工作都能交给机器。如今,那些曾拒绝他们的外企反而来学习这一项技术。

当前网址:https://www.xuancainews.net/news/guonei/2019/0415/416603.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