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学校开劳动课形同虚设 成绩好劳动就不用参加?

国内 炫彩侠 浏览

小编:nbspnbsp nbspnbsp湖南岳阳民院附小的劳动教育实践课堂——厨艺课 nbspnbsp小学生不会剥煮熟的鸡蛋、不会拿扫帚扫地,大学生让家长定期到校洗衣服、请家政公司来宿舍搞卫生……在部分学生和家长眼

    

    湖南岳阳民院附小的劳动教育实践课堂——厨艺课

    小学生不会剥煮熟的鸡蛋、不会拿扫帚扫地,大学生让家长定期到校洗衣服、请家政公司来宿舍搞卫生……在部分学生和家长眼里,劳动无足轻重。

    半月谈记者走访多所大中小学了解到,不少学校没有开设劳动课程,一些学校虽然开设了劳动课程,但常常纸上谈兵、形同虚设。受访教师表示,,当前“崇尚分数、崇尚快乐”的青少年不少缺乏劳动概念,不仅不热爱劳动,甚至鄙视劳动,更缺乏自我劳动的习惯和意识。

    要求学生洗自己的碗筷,也有家长反对

    “一名小学生,吃饭时对着两个煮熟的鸡蛋发愣,不知道怎样将鸡蛋剥开,因为每次都是父母给他剥好的。”一名小学教师说,像这样缺乏基本劳动技能的“小皇帝”“小公主”他见过不少。

    “有一次看到学生去倒垃圾,中途垃圾袋破了,两个孩子围着折腾了10分钟,都没有把洒出来的垃圾清理好,因为他们连扫帚都不会拿,更不知道如何扫地,如何将垃圾装进撮箕中。”长沙一位小学老师说。

    “有些孩子‘葱’‘蒜’不分,‘麦’‘稻’不分,劳动工具不会使用,劳动技能近乎零,更没有土地情结。校园里随处可见学生直着腰手拿扫帚,扫地不过一寸、频率半分钟落地一次的现象。”湖南省平江县安定镇安定中学教师李荣升说。

    “一名外省的大学生,家长每个月来学校洗衣服、整理宿舍。还有的学生为了应付学校宿管的卫生检查,请家政公司来宿舍搞卫生。”长沙理工大学一名辅导员介绍,以前的农村学生对于农活儿还有所了解,但现在劳动技能也大幅下滑。

    一位小学老师告诉半月谈记者,学生不爱劳动的表现千奇百怪。比如,不肯擦黑板,理由是会满手都是粉笔灰;不会缝扣子,新买一件就可以了;扫地不干净,因为没人教过怎么扫。学校开展卫生大扫除,通知一出,就有不少家长打电话给学校说孩子体质弱,不能碰冷水、不能擦玻璃,甚至不能扫地、不能参加任何卫生劳动。

    “我曾组织过一次‘我是妈妈好帮手’的主题班会,但学生说得最多的是‘在家不需要劳动,因为妈妈说只要好好学习,考出好成绩就行了’。”平江县三市中学教师余民强说。

    “有的家长只要求学习,不要求劳动,连洗袜子、洗碗等力所能及的事都不让孩子做,甚至书包都不要孩子自己背,学校午餐要求学生洗自己的碗筷都会有家长反对。”平江县安定镇水南学校教师李智高说。

    多位受访教师均指出,如今家长过多地包办代替,造成一些孩子劳动观念薄弱,不会劳动、不会料理自己的日常事务,独立生活能力差;有的孩子还存在不爱惜、不尊重别人劳动成果,生活不节俭,“穿要高档、玩要时尚”等表现。

    劳动课纸上谈兵、形同虚设

    “不少学校没有劳动课程,就算开设劳动课的学校一般也是每周一节。”一名教师透露,劳动课多为纸上谈兵,比如九年级《劳动技术》课有安装家用电器的知识,但上课时老师只大略讲一下,根本没有给学生提供操作机会。“这样的劳动课已经脱离了实践劳动,变成了纯课堂劳技文化教育。”

    部分学校的劳动课更是形同虚设。“为了应付检查在学校课表上安排了劳动课,检查的来了就上一下,等检查的一走,劳动课拿来上语文或数学。”一名教师说。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很多学校没有开设专门的劳动教育课或劳动实践课,一般只有中年级开始轮值打扫教室和公共区域卫生,而这都会被不少家长代劳。

    “学校开设劳动课程积极性不高。一是学校安全利剑高悬,实际劳动操作存在安全风险,学校不敢把学生带出校园;二是家长溺爱反对,阻力很大;三是劳动教育的专业师资力量跟不上,除了打扫卫生的场地外,无劳动实践基地,开展困难。”一位小学校长直言。

    家庭灌输的一些错误劳动观念更让孩子产生价值偏差。一是鄙视普通劳动者,“你要是不好好学习,以后就像他一样扫大街”;二是觉得孩子太小,与劳动无关;三是把劳动当负担,怕影响孩子学习;四是勤劳已经是“贫困”的代名词,“劳动光荣”变成了“谁家请得起保姆谁家就有面子”;五是有的家庭用劳动惩罚孩子,传递“我没犯错误,不用劳动”“我成绩好,不用劳动”等思想。

当前网址:https://www.xuancainews.net/news/guonei/2019/0516/435556.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