歼15舰载机凌空入海背后写满航空人的坚守与情怀——来自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的蹲点报告

国内 炫彩侠 浏览

小编:nbspnbsp研究所的整个大院里,没有那么多的急功近利、浮躁焦虑等,大家就一心扑在技术领域、航空设计的事业上。这也是一种传承。 nbspnbsp一种新型飞机的研制,就像培育一个孩子。当看到飞机凌

    研究所的整个大院里,没有那么多的急功近利、浮躁焦虑等,大家就一心扑在技术领域、航空设计的事业上。这也是一种传承。

    一种新型飞机的研制,就像培育一个孩子。当看到飞机凌空飞起的那一刻,不论多么刚强的男子汉都会流泪。

    2012年,我国首款航母舰载机歼15在辽宁舰上成功着舰,这一次的“凌空入海”,打破了西方人的断言:航母辽宁舰入列之后,中国的舰载机还会有五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在辽宁舰上使用。仅仅是两个多月后,歼15就在辽宁舰上惊艳亮相,而且一次五名飞行员全部安全着舰。

    歼15舰载机,是一个时代或时刻,中国军事力量的代表。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这一大国重器的出现,除了让国人内心澎湃、激动,忍不住为祖国点赞、骄傲之外,可能也会觉得离自己很遥远。实际上,记者在蹲点采访时,有很多专业领域信息听得是似懂非懂。如果换个方式,将时光磨成家常,将技术做个比喻,或许就不同了。今天我来慢慢说,请您细细听。

    舰载机“成人礼”一等就是小20年

    “别人搞个研发,其他行业搞个项目,可能几个月或者一两年就能成功了,就能高兴一下。我们搞个研发,高兴一下需要小20年。”歼15常务副总设计师、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总设计师王永庆说。他戴着黑边框眼镜,白衬衫上别着一枚庄严的党员徽章,成了最好的点缀。自1986年参加工作以来,王永庆一直在与飞机设计打交道。因为经常低头看数据,搞实验,为了让自己能舒服一点,电脑被他高高架起,办公室里他只要对着电脑就得站着。

    “一架新飞机,不是一个研究所的作品,而是靠强大的国家实力。”王永庆这样说。航空行业是一个高技术行业,需要整个国家的工业基础发展,其中包括材料、加工工艺、工艺设备、电子技术等等。而从现在的规律来说,一种新飞机的研制,要经过10年以上的预先研究,然后再经过10年左右的型号研制,周期很长。在这个过程中,设计与开发都是持续的工作。

    舰载机的首飞,便是一场“成人礼”。王永庆说,不论多么刚强的男子汉,当看到飞机凌空飞起的那一刻,都会流泪。这种眼泪,是青春的纪念,是过往的丰碑,更是为国家奉献的骄傲。

    舰载机研发需要同步开辟“第二战场”

    “在舰载机研发的同时,我们也开辟了第二战场,那就是飞行员的着舰培训。”歼15总设计师、中国航空研究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孙聪这样说。与陆基飞机相比,舰载机虽然具有相似的机动性,但起降有很大区别。

    “舰载机飞行员有一个口诀,即看灯、保角、对中。”孙聪表示,航母在航行状态,海上气流不稳定,飞机要等角等速着舰,就要不断调整姿态,而这个口诀,也是对飞行员的安全要求。

    在机场,人们能看到飞机降落时,会有一个长长的跑道。而在航母上,跑道最长也不过200米,如此短距离的起飞和降落,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事实上,正是因为着舰方式区别很大,所以,航母舰载机飞行员享有“刀尖上的舞者”这一美誉。普通飞机只需要飞行员就能降落,而舰载机则是靠飞行员和着舰指挥官合作完成的。

    背后的艰苦只用“正常”便一带而过

    “飞机设计师是为减轻每一克重量而奋斗”,这句话成为一种精神被传承下来。孙聪用了这样一个比喻:就像鸟在进化过程中,哪根羽毛长在哪儿最优化一样。飞机的外形正是一种高科技的东西,要呈现最优化的配比。而在这背后,是一个团队在作战。

    “对我们来说,加班是正常的。很多事儿都是正常的。”孙聪轻描淡写。而王永庆只三个字:“别问了。”对他们来说,这样一个团队有些冷血吧,家人生病不在身边,亲人去世不能到场,没黑没白扑在岗位,因为涉及国家秘密,有时候甚至没打招呼就消失了。讲不出这是谁具体的故事,因为整个团队都在这样拼。

    孙聪说,研究所的整个大院里,没有那么多的急功近利、浮躁焦虑等,大家就一心扑在技术领域、航空设计的事业上。这也是一种传承。当年,孙聪那一代人,留着长头发,穿着喇叭裤就是一种时尚。这身打扮的年轻人,曾被老一代设计师看不上。而看如今的年轻人,整天拿着手机、穿各种潮服,有人会问,“这能行吗?”孙聪给自己的答案是:一样能行!因为报效祖国的心都是一样的!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坚守与担当。

    祖国的蓝天上会有更多他们的飞行作品

当前网址:https://www.xuancainews.net/news/guonei/2019/0709/468281.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