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畏文字

国内 炫彩侠 浏览

小编:nbspnbsp《淮南子·本经》载:“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 nbspnbsp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叙画之源流》中解释说:“造化不能藏其秘,故天雨粟;灵怪不能遁其形,故鬼夜哭。” nbspnbsp从绳

    《淮南子·本经》载:“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

    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叙画之源流》中解释说:“造化不能藏其秘,故天雨粟;灵怪不能遁其形,故鬼夜哭。”

    从绳结记事到龟甲、骨器、陶器上的简单刻画,再到文字的破土而出,就像一轮旭日,人类穿越了漫长的黑夜,点燃了文明的曙光。从此,经验与智慧的传承不再是口口相传,而是变成了文字记载,人类社会走进一个全新的纪元。

    无论是传说中的仓颉造字也好,还是人类集体智慧的结晶也好,文字的出现,都是一件改天换地的大事,都是一件改变人类历史走向的大事。

    无论象形、指事也好,会意、假借也好,还是转注、形声也好,每一个文字的背后,都隐藏着历史的年轮,隐藏着先人的情感密码,这些密码,需要我们用一颗虔诚之心去研读、去破解、去传承、去光大。

    因为,文字是情感之所系,心灵之所托,生命之所依。因为文字就是一方天地,囊括了整个宇宙,天地万物。因为文字,文明才得以递进,文化才得以传承,知识才得以丰富。

    因此,对待文字,我们应心存感激,心存敬畏。特别是以文字为生、为事业、为追求的人,更应如此。

    然而,在世俗的大潮中,在浮躁日甚一日的当下,,一些人迷失了自我,把文字当成了游戏,当成了追名逐利的工具,甚至当成了意淫的对象,与文学这座圣殿越来越远,甚至背道而驰。

    以诗歌为例,现在一些所谓的诗人,以垃圾派、口水诗、下半身写作为光荣事,言必称性、出口成脏,打着创新的旗号,以奇谈怪论、起哄炒作为能事,让诗歌这颗文学皇冠上的明珠蒙羞,以至于诗人一度成了讽刺人的贬义词。还有少数写作者以闭门造车脱离实际,生造字词句,东拼西凑,更有甚者追求低俗、感官刺激以获取点击率、阅读量,丧失了为文者的“底线”;还有更恶劣者洗稿抄袭,剽窃别人作品以获取名利,触犯了法律的红线,为人之所不耻。

    曹丕说:“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杜甫也说:“文章千古事。”历史长河中,多少悲欢离合,多少兴亡,转眼即逝,一些好文章却千古流传,一些人或事也因文章千年不朽。诸葛亮前后《出师表》,震古烁今;诗人张继一首《枫桥夜泊》,让寒山寺蜚声海内外;路遥凭一本《平凡的世界》,成为文学上的一座高峰。

    文以载道。无论传之后世也好,还是流传当今也罢,每篇文章背后的作者,是站着的灵魂,还是跪着的嘴脸,读者看得一清二楚。你今天“玩”了文字,他日必将被别人唾弃。所以,为文者万不可掉以轻心,更不可亵渎文字,这既是对读者负责,更是对自己负责。

    只有秉持“板凳要坐十年冷”“铁杵磨成针”的执着精神,才可以成为伟大的作家; 只有秉持“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驴背琢磨推敲的精神,才能写出经典之作;只有秉持“一生写一书”的精神,才能写出传世之书。

    敬畏文字,用良心写文章,用恭敬之心写作,这是一名作家或文学爱好者应具备的最起码的态度。(涂玉国)

当前网址:https://www.xuancainews.net/news/guonei/2019/0804/478163.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