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白鹭近年渐飞走 此地空余保护区 来我屋后筑新家 多年看护谁买单

国内 炫彩侠 浏览

小编:nbspnbsp原标题:白鹭近年渐飞走 此地空余保护区 来我屋后筑新家 多年看护谁买单 nbspnbsp上世纪90年代,达州市通川区盘石镇柏林湾白鹭聚集,当地政府为保护白鹭,专门建成了白鹭自然保护区。 n

    原标题白鹭近年飞走 此地空余保护区 来我屋后筑新家 年看护谁买单

    上世纪90年代,达州市通川区盘石镇柏林湾白鹭聚集,当地政府为保护白鹭,专门建成了白鹭自然保护区

    近年来,白鹭保护区的管护费用从原来的每年1000元涨到6000元,这部分钱大都给了保护区所在的牟家碥村二组。而实际上,早在7年前,白鹭已经陆陆续续迁到了村上三组所在的另一座山头。

    迁出保护区的白鹭,选择在几百米外一农户屋后的竹林里栖息。因为白鹭“不请自来”,粪便成堆,农户夫妇又不能将其赶走,颇感无奈,只能在白鹭来时的半年里,每月打扫两次卫生,消杀3次,直到白鹭飞走

    于是,当地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获得拨款的白鹭保护区已经很少有白鹭,而真正管护白鹭的人家,却好几年都没有拿过补贴。

    记者了解到,盘石镇在2018年向通川区政府汇报,但直到目前还没有批下来。通川区林业局工作介绍,需要盘石镇政府向通川区政府申请通过,此外还有个程序要走,政府同意了,还得土地规划等部门进行规划等工作之后,才能扩大白鹭保护区。

    不请自来

    牟家碥村三组

    白鹭搬到夫妻屋后

    “粪便有毒,我身上长疮”

    达州市通川区盘石镇的牟家碥村二组柏林湾,二十年前曾是成群白鹭的栖息之地。村民何光友介绍,几十年来,每年都有上万只白鹭在此栖息,,因此成立白鹭保护区,还有立碑说明。

    通过碑文介绍,“东至桥軒河沟直上,南至木耳树湾老鸦山,西至狮厂垭合,北至简槽沟河沟均属保护区”。

    然而,从2012年开始,原本栖息在牟家碥村二组的白鹭“走”出了保护区,把家搬到了几百米远的三组的李必成屋后竹林里。

    李必成说,头一年就看到白鹭含草筑巢,第二年,它们就飞到了自己家屋后,白茫茫一片。8月1日,在李必成的屋后,记者还能看到几只白鹭。李必成妻子刘永会向记者介绍,现在大部分白鹭已经离开了,只剩下几十只还在“看家”。

    刘永会说:“白鹭来到自己家屋后,已经是第七个年头,我们看护了7年,它们每年3月左右到来,7月左右离开。”

    白鹭的不请自来,实际上给李必成夫妻俩带来了麻烦,粪便染白了屋后竹林,在夏天气味大。“每年6月份是高峰期,来的客人在屋里都坐不下去,气味大。” 夫妻俩只能每月为白鹭打扫粪便两次,消毒3次。李必成说,最近下雨比较勤,才没有闻到异味。

    此外,白鹭粪便还有一定毒性。李必成说,很多时候身上长疮,自己想搬走但又心有不甘。

    资金问题

    牟家碥村二组

    白鹭保护区

    现在每年有6千元管护费

    二组村民何光友介绍,白鹭保护区每年有6000元的管护费用,但白鹭现在却在三组栖息,管护工作是三组的李必成夫妇在做,但有五年时间,两人都没拿过补贴。

    牟家碥村委书记张尊伟介绍,最开始,管护费用只有1000元,后来逐渐涨到现在的6000元,管护经费全部用于柏林湾白鹭保护区的管护开支,如药物消杀、环境卫生打扫、人工看护等。因为白鹭直到2016年才全部飞出保护区,所以自2017年开始,从二组的管护费用里临时给李必成他们安排了350元的补助费用。

    不过,这笔钱从2018年开始,统一归村上统筹。“目前,2018年的管护费用还没有下来。”张尊伟说。

    对于经费的使用问题,通川区林业局工作人员介绍,这笔管护费用是通过通川区财政拨给盘石镇政府的,政府把钱给村上,怎么使用,由村上统筹安排。

    有关部门

    “再申请一个保护区,需要报告、立项等”

    白鹭飞出保护区栖息的事情,通川区盘石镇政府和通川区林业局也知道。虽然2016年白鹭全部搬至李必成家后的竹林,但当地表示,柏林湾白鹭保护区依然受国家法律保护,不能随意变动。

    牟家碥村委书记张尊伟介绍,柏林湾一带的竹林和河沟很适合白鹭生活,包括李必成夫妇家附近,都是在柏林湾一带,只有一沟之隔,距离不远,但是不属于保护区范围。因为以前划定的保护区范围,现在可能不适合白鹭生活,动物选择迁移栖息地也很正常。关于自然保护区区域调整问题,牟家碥村在2018年向盘石镇政府打过报告,计划再申请一个保护区。

当前网址:https://www.xuancainews.net/news/guonei/2019/0811/479050.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