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山河 绿色的家园——川滇红军长征沿线见闻

国内 炫彩侠 浏览

小编:nbspnbsp新华社北京8月10日电 题:红色的山河 绿色的家园——川滇红军长征沿线见闻 nbspnbsp新华社记者 nbspnbsp大地无言,岁月如歌。红色的记忆、绿色的胜景如波涛般汹涌而来。 nbspnbsp盛夏时节,记者

    新华社北京8月10日电题:红色山河 绿色家园——川滇红军长征沿线见闻

    新华社记者

    大地无言,岁月如歌。红色的记忆、绿色的胜景如波涛般汹涌而来。

    盛夏时节,记者在川滇交界的崇山峻岭中重走长征路,真切感受到,昔日红军长征经过的地方,早已将红色基因融入到绿色家园建设中,在深入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中书写新时代发展新篇章。

    血沃中华——红色是祖国山河永远的底色

    走在位于四川泸定县的泸定桥,尽管已在13根铁索外又加了数根钢缆,并覆有结实的木板,过桥时仍感到桥身左右摇晃,很难平衡重心。透过桥板缝隙向下看去,咆哮的大渡河翻滚着疾速向前,令人心惊胆寒。

    当地人说,随着河段上水利设施的修建,如今的大渡河已经“温顺”了许多。上世纪70年代,在岸边还能经常听见河里急流翻卷石头发出的撞击声。

    当年的红军,就曾在这里上演了飞夺泸定桥的血火传奇。他们用血肉之躯赢得最后的胜利,打开了前进之门,,让蒋介石的“如意算盘”落空。英雄们的英勇豪迈,可歌可泣,与山河同在!

    泸定桥夺桥勇士刘金山的儿子刘东升说,事后多年,他父亲从胳膊一直到手掌全是伤疤,夏天穿短袖时特别明显。他反复追问才知道,那是夺泸定桥时被烧得滚烫的铁索链烫伤的。当时父亲的胳膊被烫得滋滋地冒烟,夺桥以后,握大刀的手被烫得皮都粘在刀把上,只能连皮肉一起撕下来。

    “我问过父亲当时是怎么想的,父亲说,就是一心想着怎么爬过去,尽快爬过去,把敌人给消灭掉,这就是任务。”刘东升说,父亲他们之所以把生死置之度外,就是想消灭敌人,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大渡河畔,洒下勇士的鲜血;爬雪山过草地,红军付出了更多牺牲。在翻越雪山的过程中,红军战士不仅要面对高寒缺氧等自然挑战,还面临衣服单薄、粮食短缺、远征疲乏等严重困难。

    一名老红军在回忆录中写道:“山顶两旁的冰天雪地里躺着不少牺牲的同志。我曾亲眼看见有的同志太累了,坐下去想休息一会儿,可是一坐下就再也起不来了。他们为革命战斗到自己的最后一口气。”

    翻过大雪山,艰苦的行军远未结束。迎接他们的,是更难逾越的茫茫大草地。记者初到海拔3500余米的红原县,只觉高原反应十分明显,动作稍快便头晕目眩。

    刘东升回忆,他父亲讲起草地的情景时非常伤感。当时的大草原,一望无际,人烟稀少,有着大片的沼泽地,人一旦陷入很难脱身。为了开辟一条安全通道,很多红军战士陷入泥潭不幸牺牲。即使这样,队伍前进的步伐依然坚定。

    壮举又何止是飞夺泸定桥、爬雪山过草地!在红一方面军二万五千里的征途上,平均每300米就有一名红军牺牲。长征这条地球的红飘带,是无数红军战士的鲜血染成的。

    绿色发展——建设美丽家园的步伐在加快

    今年49岁的李余和是四川夹金山林业局职工。因长年在山间工作,皮肤被晒得黝黑。十几年来,他几乎每天都走着当年红军长征经过的一条小路去巡山护林,风雨无阻。

    “这些年变化真大!”望着眼前繁茂葱郁的树林,他对记者感慨道。多年前,他的工作是运送被砍伐的木材。由于过度采伐,植被损伤较大,山上经常出现泥石流,村民一到下雨天就担惊受怕。

    1998年,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实施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20多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不断加大天然林保护力度,一切都在发生前所未有的转变。

    李余和变成了护林员。随着树一棵棵栽下,山上的植被逐渐恢复起来,他又有了新的“烦恼”。“以前去巡山,是有小路的。现在植被长起来了,反而没有路了。”李余和笑着说。

    这个过程很不容易。他回忆着,早先当护林员很危险,山上石头多,到雨天容易遇到泥石流,好几次都没躲开石头,崴着脚回家。老百姓对于不让砍树,起初也并不理解,沟通、宣传难度很大。

    虽然有着各种艰辛,李余和和同事们却没有放弃。如同当年红军一遍遍地宣传党的主张、播撒革命火种一样,他们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绿色发展的理念,也终会滴水穿石深入人心。几年下来,他们的工作终于得到了当地群众的理解和配合。

当前网址:https://www.xuancainews.net/news/guonei/2019/0814/479399.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