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90后 最有潜质诗坛新秀

社会 炫彩侠 浏览

小编:nbspnbsp昨日上午,第二届“草堂诗歌奖”颁奖典礼在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隆重举行。为了培养有潜质的诗坛新秀,草堂诗歌奖设有青年诗人奖3名。首先揭晓的奖项便是年度青年诗人奖,获奖的三位

    昨日上午,第二届“草堂诗歌奖”颁奖典礼在成都杜甫草堂博物馆隆重举行。为了培养有潜质诗坛新秀,草堂诗歌奖设有青年诗人奖3名。首先揭晓的奖项便是年度青年诗人奖,获奖的三位90后诗人分别是陈翔、康雪、程川。

    年度青年诗人奖

    颁/奖/词

    陈翔具有异常出色、敏锐的语言质感,他以娴熟的技艺、卓越的想象力,营造出一种风平浪静下暗流涌动的诗歌气韵。句子之间内在节奏的推进、整合和拿捏,以及丰富的比喻、变换的修辞,都极大地扩展了诗歌的语言张力和表达空间。我们看见一颗年轻诗心蕴纳的时空:微小即为宽博,柔弱即是大力。

    颁/奖/词

    从少女到母亲的身份转换,让康雪在诗中重新获得了看待世界的新视角。在身份的转变和赤子之心的恒常不变中,,她消解生活对诗的压迫感,增加诗对生活的调控,取得诗与生活的“朴素而伟大的胜利”。她以婴儿的视角、婴儿的属性观察万物,让词语在轻灵的飞翔中,呈现出女性独有的精神体验、情感秘密和心灵感知。

    颁/奖/词

    程川是一个具备对语言自觉、生命内省和现实体认的诗人。他以瑰丽的修辞、斑斓的想象,以及新奇的意象组合、打破常规的语言表达,营建出迂回、绵密、大河奔腾似的艺术气韵,体现出一种月华如练、水银泻地的才情。从字里行间,呈现出一种混沌与清晰交织、脆弱与坚实交融的精神图景。

    陈翔:这是我人生中拿到的第一个青年诗人奖

    “这是我人生中拿到的第一个青年诗人奖。”曾获光华诗歌奖、樱花诗赛奖的陈翔说,诗歌奖在中国多如牛毛,但真正兼具权威性、专业性、严肃性的诗歌奖项并不多。草堂诗歌奖,在他看来是其中的佼佼者。在这个消费时代里,要做一个青年诗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首先得经济独立,同时自甘边缘。因为诗歌什么也不能带给他,除了自我的愉悦和诗艺的精进。但他觉得这样也很好,这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诗歌写作的纯粹。

    1994年出生的陈翔喜爱诗人罗伯特·勃莱说过的一段话:(诗歌)把我们置于一种平静的情绪中,让我们更加优美地忍耐我们被剥夺的生活。“我想,更加优美地忍耐我们被剥夺的生活,这就是在当下做一个青年诗人的重要意义。”陈翔正式写诗已有三年了。“自我感觉,这三年是我作为诗歌学徒的第一阶段。在我看来,写诗是十分自然的事,如同种花、养宠物、打游戏,一样地需要耐心,一样地收获愉悦。而写诗的愉悦或许更为持久,因而需要的耐心也更多。写诗的优势还在于,只要一张纸、一支笔,只要写,诗就一直在,一直生长。”

    康雪:从少女到母亲,写作的转折与改变

    康雪曾入选第34届青春诗会,出版诗集《回到一朵苹果花上》。获得第二届“草堂诗歌奖”年度青年诗人奖后,康雪说,草堂诗歌奖是这两年备受瞩目的一个奖项。其实她第一届也投稿了,但没有入围。她是那种一“败”就不肯再“战”的人,“然而我忽略了草堂诗歌奖的包容性——可以自荐也可以被推荐。”所以今年从被初选评委提名入围到知道获奖,,她有一种“哇喔,我太走运了”的感觉。得到评委的认可和鼓励,给了她更多的勇气和力量,“我总想着,一定要好好写啊,不要辜负了这些善意和美意。”

    三年前,她的写作出现了转折,生活让一个人自然地褪去少女的羞涩与任性,成为一名更具有爱的能力与勇气的母亲。“其实在诗歌上,我是一个没有野心和激情的人。我大概是从2010年开始写诗的,那时写诗主要是一种表达需要,一年写不了几首。2015年随着微信群的兴起,我突然获得了一些关注和鼓励,于是写诗变成了一件有压力的事。我甚至惊惶地发现,我们都在相互复制,诗歌同质化的现象越来越严重了。如何发出自己独特的声音?我有时也会很迷茫。我以前总想改变自己诗歌的那种小我状态,现在我却更希望自己能保持住,这种状态至少是向内的、纯粹而真实的个体经验。”

    程川:获奖能看清我们走了多远,距离终点还有多少个春秋

    1993年出生的程川,曾获陕西青年文学奖、《星星》年度大学生诗人奖、“紫金·人民文学之星”散文佳作奖。

    昨日获得第二届“草堂诗歌奖”年度青年诗人奖后,程川告诉记者,从古至今,成都诗歌氛围一直异常浓郁,集结了大批诗人,留下了大量精品,堪称中国诗歌重镇。而《草堂》诗刊在传承这份文化遗产的基础上,不断发现和推出新生力量,提供高端平台为诗歌“造血”,可谓劳苦功高。

当前网址:https://www.xuancainews.net/shehui/415728.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