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岁女童送进登封一武校两天后死亡 警方介入调查

社会 炫彩侠 浏览

小编:原标题:六岁女童送进登封一武校两天后死亡 警方介入调查 4月9日,与女儿分别21个小时后,河北省武安市的邓海超、李千夫妇,等来了一场噩耗。 两天前,夫妻二人刚刚将6岁半的女儿邓琳(化名

原标题:六岁女童送进封一武校两天后死亡 警方介入调查

  4月9日,与女儿分别21个小时后,河北省武安市的邓海超、李千夫妇,等来了一场噩耗。

  两天前,夫妻二人刚刚将6岁半的女儿邓琳(化名)送进了河南省登封市的一所嵩山少林小龙武术学校(以下简称小龙武校)。

  李千回忆,第二天下午,他们到女儿宿舍探望,之后在返回武安的路上,又给女儿打了电话。女儿听起来语气“很愉快”,问父母是否到家,弟弟是否听话,“特别好,说了两分钟。”

  没想到,这通电话竟然成了他们和女儿的永诀。

  4月9日上午10点20分,邓海超接到小龙武校特护部主任孙艳晓电话,说“孩子正在医院抢救”。 40分钟后,他们在高速公路上接到了孙的第二通来电,称孩子因抢救无效死亡

六岁女童送进登封一武校两天后死亡 警方介入调查

  邓琳生前照片。   受访者供图

  事发至今,邓氏夫妇还未获知女儿的确切死因。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邓琳死前疑似与武校教练和同学发生肢体冲突。事发后,校方称多处关键摄像头发生故障,仅有一份模糊的监控视频记录了疑似邓琳死前几分钟的遭遇,而为了争夺这份视频文件,邓氏夫妇及亲友曾与武校工作人员发生冲突。

  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小龙武校,一名工作人员称,“她(邓琳)本身有病,学校没人打她。”但家属坚称邓琳入校前身体健康。

  据悉,目前登封市公安局已介入调查。4月11日晚,孩子遗体已从医院转移到登封市公安局尸检中心,目前尸检工作尚未启动。

  “救前死亡”

  4月9日在殡仪馆,邓氏夫妇看到了去世的女儿。“脸、嘴巴青紫,有一点发黑”。一张拍摄于转移遗体过程中的照片显示,邓琳的左胸部、腹部均有淤青。邓海超起疑,“像是被踢过”。

  家属提供的一份由登封市人民医院出具的急救病历显示,救治地点为小龙武校(院),医生于4月9日上午9点56分到达病人身边。

  “30分钟前,患者被老师们发现意识丧失,呼之不应,伴大小便失禁,” “患者无意识及自主呼吸,瞳孔散大固定,心电图呈一直线,告知患儿家属及学校,同意放弃抢救”。

  病例初步诊断一栏显示,患者于“救前死亡”。

六岁女童送进登封一武校两天后死亡 警方介入调查

  登封市人民医院出具的急救病历显示,患者于“救前死亡”。   受访者供图

  一份小龙武校医务室的监控视频显示,当天9点42分,邓琳被几名学生抬到医务室,先后有医务人员为邓琳把脉、做心肺复苏,抢救持续约三分多钟。

  9点46分,邓琳被抬往医务室外。9点49分,东侧校门外一处监控探头拍摄的视频显示,邓琳被抬到了岗亭外后的水泥地上,有三人接替为邓琳做了六分多钟心肺复苏,直到救护车赶到。

  4月12日和13日,新京报记者两次前往登封市人民医院急诊科和医务科,希望了解当日情况,但工作人员称,除非司法机关调取,否则无法提供信息。

  这份院前急救病历上,责任人签字者为“孙艳晓(老师)”。4月13日,记者电话联系小龙武校特护部主任孙艳晓,但听记者表明身份后,孙立刻挂断电话。

  目前,,邓琳的遗体已被送往登封市公安局尸检中心。邓氏夫妇认为,女儿“明显外面都有被打的痕迹”,且曾在校内看到事发当日的监控录像,“可以证明孩子确实被殴打”,暂不同意尸检。

  曾被殴打?

  李千告诉新京报记者,4月9日傍晚,她和丈夫在女儿住过的特护部宿舍里,有同学告诉他们,邓琳在当天上午训练时被教练打了两次,“第一次在训练室里头,第二次拉到训练室外头。”

  还有一名同学告诉李千,训练室的那一次,“教练用脚踢了”。

  李千称他们拍摄了询问过程,但并未提供上述录像。

  据红星新闻报道,武校一名陈姓校长说,事发当天上午的8时30分至9时30分是学校武术课。

  4月13日,记者在小龙武校内看到,邓琳生前所在的特护部武术训练室,位于学校一处训练场北侧,紧邻医务室。9点30分,一群下课的学生们从该训练室跑出来。三名学生向记者表示,当天训练时邓琳有被教练打过。

  问起在哪里打的,有两名学生称“在训练馆里”。有学生说,教练“只是轻轻打了一下”。

  4月14日中午,邓琳的教练黄亚楠向记者否认事发当天上午打过孩子。他说,早上九点训练开始后,邓琳和其他孩子一样在训练室跑了三圈步后,就坐在一旁休息了。直到九点半下课,邓琳说要去上厕所,他便让孩子去了。

  一名学生告诉记者,当天9点半训练结束后,邓琳想上厕所,结果出去之后“就在楼梯那边晕倒了。”

当前网址:https://www.xuancainews.net/shehui/415970.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