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水跌水弯弯树 ◆李 蕾

社会 炫彩侠 浏览

小编:nbspnbsp惊呼声起,一段亮蓝的水从翠绿幽谷中跳出来。 nbspnbsp多么纯净的蓝,多么澄澈的蓝,多么鲜亮的蓝啊,蓝得让人瞠目结舌,蓝得让人心旌荡漾,蓝得让人欢欣鼓舞。即使翻遍色系谱,也找不

    惊呼声起,一段亮蓝的水从翠绿幽谷中跳出来。

    多么纯净的蓝,多么澄澈的蓝,多么鲜亮的蓝啊,蓝得让人瞠目结舌,蓝得让人心旌荡漾,蓝得让人欢欣鼓舞。即使翻遍色系谱,也找不到合适的具体的蓝来定义它。它的蓝,是与世隔绝的蓝,是空前绝后的蓝,是绝无仅有的蓝,是提炼且融合了多种蓝调基因的绝美的蓝,只属于这卧龙潭,属于苗族布依族自治州的荔波大山。

    更神奇的是,白云水上生!

    洁白的,飘渺的,通透的,丝丝的,袅袅的,像是蒸馏出来的水汽,一波一波,一缕一缕,轻盈曼妙地升腾着,飘散着,在蓝色的水面上形成云蒸雾罩的气象,俨然是万壑藏匿了蓝天白云的一个精彩片段。

    谁能想到,如此惊艳的卧龙潭,只是抛出来的一个蓝色的引子,它将牵出一大串更丰富更密集的蓝。

    近了,水声便更加清晰。

    溪连着河,河连着潭,潭连着瀑。除了树木石头就是水,到处都是绿与蓝,分不清水声来自哪里,分不清是潺潺还是淙淙,是汩汩还是泠泠,是哗哗还是隆隆,是婉转悠扬的古琴曲还是激情昂扬的钢琴曲,是轻盈高亢的苗家芦笙还是深沉洪亮的瑶族长鼓。总之,在这狭长的幽谷里,水主题的进行曲不停息地演奏,一切都淹没在磅礴乐章中。

    响水河,多么生动而具象的名字!

    水的响声里,一树红蒂白瓣的桃花正凌寒怒放,繁花如雪,清香袭人,好似巨大古琴上的一枚银色乐徽,正发出婉转低回的余韵。河床中灰褐色的石头,无一不覆盖着毛茸茸的青苔绿毯,那丛丛新绿,嫩得足以沿着石壁流淌或滴落。白头翎黑羽衣红尾巴的小鸟,起舞在石头上,“嘀嘟咕、嘀嘟咕”尖声鸣唱。水汽氤氲,花枝轻曳,芳草萋美,行走峡谷间,使人误把冬日当春天。

    因于喀斯特地貌,山间怪石参差,河流不同于平原上的那样无遮无挡径直往前,而是步步遇障,“悬空千丈素流分”,庞大而明亮的水体呈打散的丝绦状披挂在漫山青翠之上,俨然一章华丽大散文,发散性思维无限延展,延展到所能到达的任一地方。粗的水,细的水;宽的水,窄的水;直的水,弯的水;急的水,缓的水;深的水,浅的水,皆无视沟沟坎坎七拐八弯,自由洒脱地跳跃着奔腾着欢唱着,拓开了属于河流的多彩路径。

    轻的,重的,近的,远的,是水声,水声,还是水声。

    响水河的响声是立体的,萦绕且充盈所有空间,无论你身在高峰抑或低谷,都身浸其中;响水河的响声有质感,是和风细雨呢喃,是珠环玉佩叮咚,是千军万马嘶鸣,似乎伸出手去,掌心就会盛满回响;响水河的响声有色彩,是顶级翡翠的阳绿,是极品刚玉的亮蓝,能映亮心灵的暗角落,令人豁然开朗、心旷神怡。

    一段水不成河,连成片的过程形成活水。

    水往低处流。勇猛地冲向断崖,壮烈地从高处跌落,更是一种超凡的境界。

    响水河一路欢歌,向前奔,向前奔,它永远不知道前方的境遇,也无需知道。它永远不为自己设定终点,它只向着前方,前方,前方……奔流的状态是河的生命,它是一条不停脚的河,它是一条边奔走边作响的河。

    这条作响的河不断遇见悬崖断壁,共遇见68次,便形成了“68级跌水瀑布”的胜景。每遇一次,响水河就义无反顾地冲下悬崖撞向石壁,于是乎,银河倾泻,白练当空,云起雪涌,珠飞玉溅,响声雷动。整个山谷充溢着隆隆水声,弥漫着洇洇雾气。

    跌落是股巨大的力量,每条瀑布都把各自落地的中心点冲击为深不可测的潭,像是一个个刻骨铭心的记忆。

    它们将跌碎的曾经重新汇聚,储存,塑造了一个乐活达观、宽容深沉、收放有度的新的水体。落瀑潭,跌跌撞撞,在生命旅途中点下浓墨重彩的逗号。

    这些潭,无论有名字的或者无名字的,它们形状不同,深浅不一,皆美轮美奂,令人惊叹。

    潭水皆为蓝色调,但与卧龙潭的蓝不同,它们更加个性而张扬,简直要把蓝色家族一网打尽:淡蓝、碧蓝、蔚蓝、天蓝、冰蓝、水蓝、海蓝、幽蓝、湛蓝、光蓝……每一个湖都在多种蓝里洇染、过渡和糅合,宛若一块块晶莹剔透的蓝刚玉,澄澈明净,熠熠生辉。树的倒影,山的倒影,石的倒影,鸟的倒影,天空的倒影,都装在这冰种飘花翡翠里,装在这顾盼生辉的明眸中。潭底水草婀娜,灰白色的石头下,藏着数不清的灰褐色的小鱼儿,皆若空游。水面时有彩色的飞鸟掠过,撩起朵朵水花。

当前网址:https://www.xuancainews.net/shehui/416384.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