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房“跑路” 消费者如何维权

社会 炫彩侠 浏览

小编:nbspnbsp健身房“跑路” 消费者如何维权 nbspnbsp听说浩沙健身大规模闭店的消息,张琦松了一口气。就在前几个月,她家附近一家浩沙健身的销售人员,还在不停地给她发续费的优惠信息。如果不是因

    健身房跑路消费者如何维权

    听说浩沙健身大规模闭店的消息,张琦松了一口气。就在前几个月,她家附近一家浩沙健身的销售人员,还在不停地给她发续费的优惠信息。如果不是因为她以前办过这里的卡,对跑步机等器材经常不能正常使用、洗浴设备维修频率越来越高等情况很了解,她就再次动心了。

    2017年末,张琦花了699元办了一年的浩沙健身年卡。这家浩沙门店在地下一层,她觉得空气不好,加上淋浴设施经常维修,不能洗热水澡,她只在前半年去了不到十次,就赶紧在家附近又找了一家健身房

    这家健身房的年卡价格是浩沙的两倍还多,,她试图讲价。没想到,这家的销售人员直接回复她:“姐,如果我们也是要倒闭了,我也能用这个价格给你办。”当时,周围三公里内还有一家刚刚装修重新对外开放的浩沙,张琦觉得,企业不像是要倒闭的样子。

    半信半疑地,张琦还是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直到最近,北京浩沙健身爆出闭店的消息,她才发现,也许只有同行才对彼此经营情况了解得最清楚。

    国内健身市场飞速发展

    经过多年的发展,国内健身市场已经具有相当的规模。

    健身内容平台GymSquare联合三体云动发布的《2018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虽然中国健身人口的渗透率还远不及美国,但从总量上看,已经与美国持平,达到46050家。上海北京健身房区域分布上高度集中,其中北京、上海俱乐部数量相当,在1300家~1400家左右,上海工作室规模达到3556家,北京为3121家。排名第一的健身俱乐部去年的营业额近20亿元。

    创建于1999年的老牌传统健身连锁机构——浩沙健身也享受过发展的红利。然而,在经历了160家门店的辉煌后,猝不及防地走向没落。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在“企查查”上查询发现,浩沙健身董事长施洪流被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今年以来被强制执行18次,并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并非浩沙健身一家陷入困境。《报告》显示,2018年,在一线城市,健身房的转让和并购潮悄然涌动。在门店转让和倒闭的核心原因中,现金流断裂的占74.7%。储值卡的现金流模式,让健身房的抗风险能力更弱,其中私教工作室是重灾区,半年到一个月为生存周期。

    《报告》显示,预付费监管加强及一线城市健身房增速变缓,标志着现金流主导的健身房红利期结束,这既对健身房获客提出更高要求,也对教练服务和专业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

    一些健身房服务缩水甚至“跑路”,消费者维权处境尴尬

    记者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与健身房有关的民事诉讼,很少是因健身房“跑路”而由消费者提起的。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占领告诉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大多数情况下,由于用户预付的金额不是很高,一旦遇到商家侵犯权益的行为,维权的时间、经历、经济成本都较高。“诉讼费、调查取证费、律师费等等,最后算下来,可能在经济上是得不偿失的。”赵占领说,这就是消费者面临的尴尬境地。

    “商家对这种情况心知肚明,这也就助长了商家损害消费者权益行为的发生。因为违法成本相对较低,而消费者通过法律途径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情形较少。”赵占领指出。

    和健身卡一样,不少预付服务都是购买得越多越便宜,但也要承担相应的“跑路”风险。赵占领提示,在当前情况下,为了避免受到损失,如果采用预付费进行消费,尽量选择实力较强的大商家,并尽可能选择金额不是太高、且在相对较短时间内就能消费完的金额去充值。

    除此之外,赵占领还提醒,很多消费者在预付费之后,可能由于各种原因需要退卡或退费。在办卡前就要和商家沟通清楚。否则会造成无法退费的情况发生。

    事实上,如张琦遭遇的一样,健身房提供服务时,也常存在热水供应不足、器械损坏等与商家承诺不一致的问题。对此,赵占领指出,商家事先承诺的条件、设施与实际情况不符,就构成合同违约,此种情况下,可以与商家交涉要求退款。如果遭到拒绝,可以去消费者协会或市场监管部门举报、投诉。

当前网址:https://www.xuancainews.net/shehui/468338.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