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菜市场搬进美术馆

社会 炫彩侠 浏览

小编:nbspnbsp当菜市场搬进美术馆 nbspnbsp来自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的何志森是一名建筑师,但他更认同自己的另一个身份——教师。 nbspnbsp四年前,澳洲博士毕业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何志森决定回国

    当菜市场搬进美术馆

    来自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的何志森是一名建筑师,但他更认同自己的另一个身份——教师。

    四年前,澳洲博士毕业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何志森决定回国教书。回国后他以“背包客”的形式流浪于中国的各大建筑院校展开教学,做了一系列的工作坊项目。

    这个工作坊是干吗的?其实很简单,教给学生两件事:同理心和洞察力。怎么教呢?他带着学生做田野调查,他们研究的对象,大多是摊贩、清洁工人、保安、流浪者和广场舞大妈这些普通民众。

    2017年,他带着学生在广州扉美术馆所在的社区菜市场,给40多个摊贩的手拍了一组照片,并在菜场办了摄影展。

    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事情不断延展,后来他曾带着学生把床大剌剌地搬进社区,和环卫工人、社区大爷大妈、摊贩一起,组织了好几次“百家宴”,大家在床上吃饭、喝茶、聊天,在床上睡觉、看电影、写春联,把床变成舞台、展厅,甚至是厨房和贩卖空间……这几乎成了一个个移动的街头美术馆,人人都可以参与。

    何志森和“菜市场”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成了“网红”。但他有一段时间会自责“没有给摊贩们带来收入”。当他无意中跟菜场的阿姨说起这些,阿姨沉默了很久告诉他,“现在的菜市场,跟之前完全不一样”,现在大家觉得,每一个人在菜市场里都可以开开心心地工作,这让他感到欣慰。

    工作坊打开了一扇窗户,学生看到了建筑人性的一面

    1977年出生的何志森,讲普通话时带着浓重的南方口音。他很幽默,时不时会“自黑”一下。他的童年在福建的一个山区里度过,没有玩伴,特别孤独,记得小时候最开心的一件事就是去山里追气球,“五岁到七岁,每天都去山里,就我一个人,去找气球,有时候突然发现天空飘着气球,就会翻山越岭一直跟着,直到消失。”

    他们一家人是那座山唯一的住户,“那个时候我可以跑一天,中午都不回来,就去找这些东西。有的气球飘到树上给撕破了,然后散落一地的饼干、各种各样的文具,就觉得这个是不是天上外星人拿过来的?”也因为孤单,他从小就习惯了观察和幻想,养成了一颗好奇的心。

    何志森的妈妈在大学毕业之后到福建一个最贫穷、最偏远的山村支教,在那里遇见了何志森的爸爸,于是一家人就一直生活在大山里,直到妈妈退休,一家人才回到县城。

    小时候何志森觉得山里的小伙伴看起来特别傻特别笨,每次被妈妈感觉到他的这个念头,妈妈就会告诉他:每一个人都是你的老师,不要以貌取人。

    2010年,在墨尔本工作了6年之后,何志森因为喜欢上了教书,决定回母校读博士。第一年他每天在电脑前面画各种很炫的图。有一次他回福建,看到路边的小贩用晾衣竿把盒饭传递给围墙后面的学生,当时就惊呆了:我们设计师设计的围墙,被一根晾衣竿就给捅破了!回到墨尔本之后,他开始对建筑和人之间的关系感兴趣,“我的博士论文用了四年时间,跟踪了一位在大学围墙上卖盒饭的小哥。我跟他一起工作、一起生活。非常荣幸的是,我毕业了。我的导师就是卖盒饭的小哥。”在这个过程中,何志森才慢慢读懂从小母亲跟他说的话——每一个人的生活都是一本书,每一个人都是你的老师。

    回国可以说是阴差阳错。在何志森博士汇报的时候,有一个老师问了他一个问题,他说你怎么把这些东西回馈到中国?“其实那个时候我是没有答案的,我真的不知道博士研究的这些东西怎么能回馈或者应用到中国的建筑实践。我观察的这些人群其实是被大部分建筑师忽略的。”博士论文答辩完成之后的一个星期,何志森就回国了,三个月内受到二十多个高校邀请,分享他的博士论文。

    2015年初,何志森发起了mapping工作坊,“很简单,工作坊的目的是想唤醒学生的同理心和洞察力。”第一次工作坊项目,在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进行。那之后,他发现学生对工作坊的内容感到特别新鲜、好奇,“工作坊打开了一扇窗户,透过它,学生看到了建筑人性的一面”。何志森觉得所有那些最有用的知识跟经验,应该是在围墙之外、在生活之中,特别是对未来的建筑师们,“未来无论你设计什么,最终还是回归到人,人的使用、人对空间的感受”。他开始尝试用这一种流浪的工作坊模式来教书,虽然是一个不在计划中的事,但5年里一个接一个的工作坊项目,让他特别享受又惊喜。

    读建筑学,要到生活里“跟踪观察”

当前网址:https://www.xuancainews.net/shehui/469531.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