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歌剧表现的美国西部

社会 炫彩侠 浏览

小编:nbspnbsp卜之 nbspnbsp8月20日至25日,国家大剧院制作的普契尼歌剧《西部女郎》即将上演。这部剧的时代背景是百余年前的美国西部——淘金潮、漫漫黄沙中的小镇酒馆、强盗和矿工……这些好莱坞西部

    卜之

    8月20日至25日,国家大剧院制作的普契尼歌剧西部女郎》即将上演。这部剧的时代背景是百余年前的美国西部——淘金潮、漫漫黄沙中的小镇酒馆、强盗和矿工……这些好莱坞西部电影里的常见元素,如何用一部意大利歌剧表现

    把时针往前拨动一百一十年。当时的歌剧世界和今天迥异,意大利的诸多中小城市还有繁荣的歌剧事业,而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超然地位还未显现。尽管有伟大的托斯卡尼尼加持,大都会歌剧院还没有一部真正自己的作品——自己委约、真正“原创”的伟大歌剧。

    我们熟悉的老朋友普契尼,当时还没有写出《图兰朵》,,虽然依靠《托斯卡》《艺术家的生涯》,他已蜚声世界,是公认的威尔第之后最了不起的意大利歌剧作曲家,却正陷入一场持久而痛苦的“中年危机”:1903年他遭遇严重车祸,《蝴蝶夫人》首演反响也不好;1906年,他的老伙计、《托斯卡》和《艺术家的生涯》的剧本作者Giacosa去世了;1909年他更是卷入一桩丑闻,妻子指控女仆和普契尼有染……艺术创作上,大师也越来越缺乏激情,迫切需要超越自我,用全新的题材、全新的剧本、全新的观众和全新的声誉,将意大利歌剧带向未来,与瓦格纳开启的德国歌剧洪流相抗衡。

    而大都会歌剧院正需要用全新的作品、伟大的制作、大师的名望和美国的特色,来为自己加冕。《西部女郎》就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诞生了。音乐上,普契尼并没有墨守成规,托斯卡尼尼盛赞该剧是“了不起的交响诗”即为明证,既不乏脍炙人口的咏叹调,音乐的整体性、连贯性达到了普契尼歌剧的新高度,音乐的风格也凸显了德彪西等新世纪新作品的影响,管弦乐配器比中期的几部作品更为复杂,展现出向晚期《图兰朵》过渡的风格特色。

    戏剧上,新的剧本作者带来了更加复杂的结构,和音乐有机融合,展现了普契尼的巧思。如第一幕开始不久,游吟诗人华莱士站在门外,怀抱吉他唱出一曲《老年人在家乡》——这是一首男中音的思乡曲,虽然华莱士只是剧中次要角色,但这首咏叹调却意味深长。许多人认为,这首歌中“我再也不能回到家乡”暗喻了最终的结局。

    作为美国大都会歌剧院第一部委约创作并首演的重要歌剧,《西部女郎》在美国各地取得了成功。普契尼在创作时,刻意花了很大工夫寻找美国本土的民间音乐,用到了游吟诗人华莱士的音乐中。《西部女郎》里同样不缺乏普契尼式的迷人。歌剧中女主角和男主角甚至和男中音杰克·兰斯大段优美的二重唱,都是经典的普契尼风格。全剧中最著名的男高音咏叹调《请让她相信我自由地去到远方》,更是普契尼最脍炙人口的男高音咏叹调之一。这是男主角被处刑前的哀歌,优美的咏叹调让人不禁想起《托斯卡》中的《今夜星光灿烂》。他请求大家让咪妮相信自己获得自由,去了远方,也再次用盛开的花朵进行比喻,抒发对咪妮的爱意。而多次重复的一句话“我不会再回来”,也和开头游吟诗人的咏叹调及剧终时矿工合唱形成了呼应。

当前网址:https://www.xuancainews.net/shehui/478398.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