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强地挺过最糟糕的时刻 他拿到了迟到三年的录取通知书

社会 炫彩侠 浏览

小编:nbspnbsp5年前,他被确诊肿瘤,经过积极治疗和康复终于重返校园 nbspnbsp 坚强地挺过最糟糕的时刻 nbspnbsp 他拿到了迟到三年的录取通知书 nbspnbsp本报记者 黄伟芬 nbspnbsp在今年高考中,陈奕君以653分的

    5年前,他被确诊肿瘤,经过积极治疗和康复终于重返校园

    坚强挺过糟糕时刻

    他拿到了迟到年的录取通知书

    本报记者 黄伟芬

    在今年高考中,陈奕君以653分的成绩被浙江工业大学健行学院实验班录取

    这张录取通知书,整整迟了三年。

    2014年暑假,陈奕君即将从杭州富阳中学高一升入高二。

    开学后,教室在6楼,原本应该壮得像小牛犊的男孩却走得异常辛苦。其实更早时候已经有症状,“那个暑假,我一次球都没去打,觉得很累,有时候背上会痛。”

    9月初,一次感冒,陈奕君一直高烧不退。那场高烧把陈奕君带进了一个天昏地暗的世界。

    肿瘤就像巨浪一样,把陈奕君,把这个普通的家庭拍上了礁石,猝不及防。或许,这是命运安排的一场磨炼。虽然,磨炼仍在继续,但小伙子还是坚强挺过了最糟糕时刻

    一边做康复训练,一边学习。(资料图片)

    高二开学时被确诊肿瘤

    这是他生命中最灰暗的时刻

    那年夏天,经过一系列检查之后,确诊为肿瘤的那一刻,妈妈说天塌了。

    一开始没有人和陈奕君说病情,可是他自己知道应该不好,连着20多天不退的高烧,任谁都忍不住多想,“他们不说,我也知道我的病很严重,当时护士都不让离开床。”

    从杭州转院到上海后,陈奕君进行了一次长达十几个小时的手术。第一次手术很成功,当大家以为一切都在好起来的时候,肿瘤复发了。

    当时陈奕君的心情可以用“绝望”来形容,他原本以为,就算要复发,怎么着也会过几年。“爸爸妈妈鼓励我会好的,其实我不是很相信。”这是他生命里最灰暗的时光。

    不能放弃,是爸爸妈妈的想法。多方打听之后,他们了解到香港有一种很贵的特效药可以控制病情,于是辗转购买。

    一个月打一针,加上路费等,平均一支药要6500元。后来从病友那里了解到,台湾有同样效果的药,能便宜3000元,经济方面的负担才稍稍减轻了一些。

    之后,陈奕君的病情总算稳定了下来,开始了漫长的康复。

    陈奕君在康复医院。黄伟芬 摄

    漫漫求医路

    再难的日子也要“撑”下去

    记者在上海市阳光康复中心看到陈奕君的时候,他正站着“拉筋”,阳光帅气,笑起来温暖,只是很瘦,妈妈在身后陪伴着他。

    两次手术之后的陈奕君,很长一段时间只能躺在床上,爸爸妈妈经常要帮他翻身、按摩。为了让他的脚能够感受着地,无法站立的陈奕君只能被绑在床板上,旋转床板“站立”。

    大概到了2015年4月,陈奕君才第一次能坐起来,“那时候能离开轮椅的靠背,整个上半身的重量,仿佛就压在腰上,特别重。”

    “是不是那年七八月,你才能一个人把我扶起来?”他转身问妈妈。

    两年里多少个日日夜夜,是爸爸妈妈在一旁的陪伴和精心照顾。

    在康复中心,妈妈指着陪床的一张椅子说,“这张椅子我整整睡了两年。”

    尽管满脸疲惫,妈妈却一直努力笑着,她说儿子很坚强很勇敢,给了自己勇气,让自己能够坚持下来。

    妈妈还说:“一定要帮我谢谢那些关心、帮助过我们的人。”五年一路走来,太多的人给了他们力量:好几次去上海医院,要赶在限行之前到达,亲戚二话不说半夜载着他们出发;巨额的医疗费掏空了家底,四面八方伸来援手;同学、好哥们在陈奕君休学的那段时间里,纷纷去上海、杭州、家里看他,怕他无聊带去各种小说;老师们耐心地给他补拉下的课程;学校尽可能提供便利,方便家长照顾……

    两年后重返校园

    比别人多花120分的努力

    2016年,经过一年多的康复后,陈奕君好了很多。

    妈妈觉得不能这样呆在家里,鼓励儿子继续上学。陈奕君也想回学校。

    那一年9月,陈奕君再次成为一名高一新生。重回校园的第一天,班主任余冠远老师给同学们讲了陈奕君的故事,热烈的掌声让他踏实。

    不过他的身体还不是很适应,只能半天上学半天在家休息,后来慢慢能够正常上学,偶尔会去医院复查。

当前网址:https://www.xuancainews.net/shehui/478405.html

 
你可能喜欢的: